• 膀胱肿瘤电切术治疗膀胱肿瘤例诊治体会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贾小飞  春晚语言类节目一审,现场大牌一个未到,媒体几乎都不报道。 而现在,距除夕还有不到俩月。 退回10年,这时的春晚剧组,已是记者与保安斗智斗勇挖掘内幕,相声小品演员互相较劲的时候。瞧现在,多么波澜不惊。 遥想当年,严顺开的《阿Q的自白》,让小品第一次登上1983年的春晚,这门艺术从此走上与相声齐名甚至飞速超越相声的快速路。这条路,整整畅通了20余年。 在岁月流转间,陈佩斯朱时茂《吃面条》纯粹娱乐,“吃”得大红大紫;牛群的“领导,冒号”针砭时弊,“说”得广为流传;赵丽蓉的唐山话加评剧才艺,那叫一个亲切温暖;赵本山初次在春晚《相亲》,带来一股扑面的“土气”。这些演员那时都还不叫腕儿,这些节目现在还都是春晚的腕儿,而这些荣耀都在1990年以前完成。尽管这也是费翔的“一把火”在春晚烧出了港台明星热的时期,但这些笑声足以穿透流行乐。 声渐不闻而笑渐悄,当相声经过被压缩被禁锢被变形为小品段子,它成了逗不乐观众的“四不像”。当陈佩斯朱时茂与春晚剧组一场官司后分道扬镳,赵丽蓉的去世之后,只有赵本山留守春晚,并且“守”成绝对大牌。虽然近几年来,赵本山一再以创作“续集”掩饰创作的衰竭,但比起其他演员,他还是一块最大的“笑果”。 联欢联欢,联系起观众,求一个“欢”字。那些无趣的大联唱不新鲜的港台明星让人乏味。大家仅能盯着语言节目找点乐子。可现在,与时俱进的郭德纲不屑春晚,姜昆刘伟等老将又让春晚不屑,相声是陪春晚退步的“相公”,甭指望它“联欢”得起来。而小品呢,说来说去,还是赵本山,这仅存的“笑果”,聊胜于无吧。

    上一篇:网络侵权行为的预防与治理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